1996年互聯網初入北京城 嘶啞撥號聲鏈接"新世界"


來源: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  時間:2019-10-18







  ▲1996年11月23日,《北京日報》2版

  ▲1997年1月24日,《北京日報》2版

  ▲1997年5月18日,《北京日報》2版

  ▲2001年3月15日,《北京日報》16版

   2001年1月6日,《北京日報》6版

  本周日,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將在浙江烏鎮開幕。1994年4月20日,中國實現了與Internet的全功能連接,成為真正擁有全功能Internet的第77個國家。網絡走入北京市民的生活是在兩年后——1996年,堪稱北京的網絡年。這一年,互聯網來到普通人的身邊,迅速改變著大家的生活。

  北京迎來網絡年

  1993年,“家用電腦熱”席卷大江南北,1995年全國賣出110萬臺個人電腦,其中北京人購買的數量、比例都穩居第一。

  隨著互聯網聯入中國,已經用上電腦的人,不再滿足于“單兵作戰”,而是迷上了新玩意兒——電腦聯網。

  京城百姓開始和網絡結緣。1996年,以建立百姓網為目標的“瀛海威時空”開辦僅一年,就吸引4000多名北京電腦發燒友上網,230萬人次登錄進網交流。很多企業、單位、部門也是在這一年動手建立“局域網”。

  “聯上Internet,就等于和世界聯了網。”1996年,一批高科技企業和單位紛紛舉辦科普、展示活動,向人們介紹網絡。北大方正與世紀互聯通訊公司達成合作,新出廠的方正電腦全部預裝Internet入網軟件,享受8小時免費上網——買了電腦就等于買了網絡。

  北京的網絡市場日趨火爆,世界大型網絡企業也紛紛進入北京。

  計算機界人士當時提出,1996年是北京的網絡年,網絡將最終來到每個人身邊,改變我們的生活。(1996年11月23日《北京日報》2版,《北京網絡熱起來》)

  網吧亮相北京街頭

  1996年11月19日,北京第一家網絡咖啡屋“實華開網絡咖啡屋”在首都體育館西門外開門迎客,隨后,“網吧”這個新名詞迅速被人們所熟知。

  當時的“網吧”提供的不光是聯網電腦,還有咖啡屋的溫馨環境。1997年1月,本報記者探訪實華開網絡咖啡屋時看到,11臺奔騰電腦一溜兒排開,剩下的一半空間擱了五六張桌子,吧臺上供應著各色飲料。顧客可以在這里一邊享受著香濃美味的咖啡,一邊在國際互聯網絡中盡情漫游。來這里的有發電子郵件的大學生,有查找資料的公司職員,有在網上找人聊天的年輕人,還有玩網上游戲的外國人。

  截至1997年初,本市陸續開業的網吧有近10家,主要集中在海淀區中關村地帶。“我覺得北京人挺‘潮’的,什么時髦都能趕上。去年網絡那么熱,我們就嘗試著開了這么一個網吧。”坐落在北京大學南門口的賽博網吧的負責人說。(1997年1月24日《北京日報》2版,《“網吧”悄悄在京城街頭亮相》)

  嘶啞撥號聲鏈接“新世界”

  網絡剛開始走近人們身邊的時候,上網的人并不多。1996年1月,中國電信的ChinaNet在北京的撥號端口只能支持2000個用戶,但當時全北京也湊不夠這么多個用戶,上網很少占線。

  隨著網費的下降,被俗稱為“貓”的調制解調器(MODEM)逐漸暢銷,伴隨著嘶啞的電話撥號聲,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感受到了網絡的魅力。

  1997年年底,北京地區的因特網用戶已經超過10萬戶,網民數列全國第一,申請開戶上網的市民仍天天不斷。每個因特網的開戶賬號往往不止一個人使用,北京網民的增加速度,超過了家庭電話剛興起時的裝機速度。

  網絡到底給普通人的生活帶來哪些變化?

  1995年時,考一個居京生活常識:“怎么買火車票?”“北京通”會詳細而復雜地告訴你:提前三天買票去人民大學預售處;提前一天去前門;買當天的票到北京站。此外,還必須提醒你買票時千萬不要站錯隊,排京廣線的隊,買不到去上海或者哈爾濱的票。

  而到了1997年,這一切變得簡單多了,隨便到哪個售票點排個隊,你都能買到去各地的票——因為所有的售票處都電腦聯網了。

  諸如此類的變化還有很多:銀行聯網后,在石景山銀行存的錢,可以到王府井買東西時再取;聽音樂會不必先去音樂廳查節目單,網上可以查到節目預告甚至大師們的介紹……聯網,使北京人的工作生活方式大大改變,而且這種變化越來越大。(1997年5月18日本報2版《聯起信息化網絡 方便你我他生活》)

  1998年,網上購物在北京初見端倪。購物者穩坐家中,在電腦上進入商家虛擬的商店瀏覽商品信息,填購物單。然后再進入銀行主頁,在虛擬的銀行業務中填入個人信息、商家編號及所選商品信息。銀行確認消費者的信用卡有效就立即通知商家送貨上門。(1998年6月29日《北京日報》2版,《信息化距我們有多遠》)

  北京城鄉華懋商廈是京城較早開設網上商城的大型零售企業。1998年8月正式運營后,每天有近百人瀏覽網上商城。

  網上掛號、網上看病不再是夢想。1998年,北京市電話局推出“首都在線”服務,先期開通了網上掛號業務。

  網民們利用因特網,廣泛涉及經濟、文化、教育、科技、生活、娛樂等諸多領域。圍棋中方俞斌九段與日方小林覺九段的一番廝殺,在網上直播,令無數圍棋愛好者感到新奇有趣;大學招錄新生、音樂廳購票等也都開始在網上進行了;清華紫光等一些民營高科技企業也把自己產品的性能、報價等送上了網絡,引來了意想不到的國外用戶……網絡,讓中國與世界貼得更近了。(1997年12月8日《北京日報》1版,《京城十萬網民網上游世界》)

  曾經高額的上網費用

  1996年時,網吧的電腦上機收費是每小時30元。當時,使用國際長途電話打往美國和澳洲一分鐘就高達21元多,打往歐洲地中海地區每分鐘26元。所以一些人愿意通過互聯網來和大洋彼岸的親朋聯絡和溝通。

  但是,如此高昂的上網費用還是制約了互聯網走入普通家庭。

  1997年,國家計委的價格調查組調查了網絡運營公司的運營細節,核定成本,促成了互聯網的一次大降價。年底時,ChinaNet采用計時收費的方式,分為以下幾種形式:每月50元,限3小時通信量;每月100元,限6小時通信量,超時部分按每小時20元計收;每月300元,限75小時通信量,超時部分按每小時30元計收;凌晨2點到早上6點時間段內特價,每月100元,不限通信量;如果用戶只使用電子郵件功能,則每月30元,不限通信量。另外,在法定節假日、休息日和非假日21點至次日7點,用戶使用的信息量減半計算。用戶除支付入網服務費,還需支付市話費。(1997年11月21日《北京日報》2版,《怎樣加入因特網》)

  1999年4月1日起,北京再次大幅下調上網費。ChinaNet撥號上網用戶網絡使用費在1小時至60小時內,每小時4元;超過60小時部分,每小時8元。電話通話費給予適當優惠。(1999年3月6日《北京日報》7版,《電信資費調整辦法》)

  提起上網卡,現在很多年輕人都不知是何物,但在撥號上網的年代,大家都用上網卡。1999年5月17日,北京電報局推出上網卡,這就是后來使用率非常高的163上網卡。購買此卡的用戶擁有一個入網用戶名和密碼,然后使用計算機和調制解調器撥通北京電報局163上網電話,就能夠暢游Internet。(1999年6月12日《北京日報》2版,《163網卡推出》)

  雖然資費不斷下調,但當時的上網費和現在比起來,還是不能讓人隨心所欲整天掛在網上,網友們為了省錢可謂煞費苦心。

  2001年3月15日本報16版刊登的《上網省錢招數全》一文中就介紹了不少方法,例如未撥號前,先打開數個瀏覽器窗口和E-mail窗口,可大大節省上網后再啟動的時間;發送E-mail時,先寫好信再撥號上網,并將常用的地址存入地址簿等。

  曾經高額的上網費用

  除了資費問題,上網時還有個繞不過去的話題,那就是——網速。

  2001年時,56K和128K的撥號上網速率已經不能滿足人們對于網絡多媒體時代的需要。在家里撥號上網的時候,好半天才一點點呈現出來的網頁讓很多人心急如焚,有時下載大文件時意外斷線,更是讓人崩潰。

  網速就不能快點嗎?

  正是在人們的這種企盼中,寬帶來了。

  2000年8月,北京電信推出“神速空間”和“網絡家園”兩項寬帶接入品牌,很快,北潞園、回龍觀等小區和北京飯店、京都信苑飯店等商務樓座就開通了寬帶業務。清華同方大廈、中關村大廈等數百座寫字樓,康樂園小區、今典花園、中科院青年公寓等住宅小區中的3000個樓座也與北京電信簽訂了寬帶業務協議。

  當年,寬帶初入樓宇時,只有10兆的帶寬。現如今,很多北京市民家里已經用上了上百兆的寬帶網,很多公共場所也都有免費WiFi,上網對于大家來說已是再平常不過的事,去網吧的人大大減少,也沒人再管上網叫做“沖浪”,回頭再看20多年前北京剛剛聯入互聯網的這一段時光,我們不禁感慨生活的巨變。(本版文字:侯莎莎 制圖:焦劍)


  轉自:北京日報

  【版權及免責聲明】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,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“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”,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。凡轉載文章及企業宣傳資訊,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。版權事宜請聯系:010-65367254。

延伸閱讀

熱點視頻

多措并舉穩外貿 動力強勁底氣足 多措并舉穩外貿 動力強勁底氣足

熱點新聞

熱點輿情

特色小鎮

?

版權所有: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京ICP備11041399號-2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5964

吉林11选5投注